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文學頻道

后來居上的《中國小說史料》

2020-11-15 09:15:00 來源:

筆者曾讀過一篇談治學的文章,文中說:某一領域,大家開辟門徑,但成就往往不如后人。文章舉孔另境著《中國小說史料》為例,說孔著是受魯迅著《小說舊聞鈔》而誕生的,卻后來居上,其作用要超過魯著。筆者認為,這是較公允的說法,雖然在文學創作、研究方面的成就上,孔另境不能與魯迅相提并論。

上世紀30年代初,輯錄《現代作家書簡》之前,孔另境就對中國古典小說萌發了研究興趣。他著眼于史料,在魯迅著《小說舊聞鈔》的基礎上,又翻檢群書,從宋元明清到民國初年的159部著作中,摘錄了與61種小說有關的千余條資料,包羅小說內容、版本、作者以及故事演變、異聞傳說等方方面面的信息,前后還有“小說考源”“清代小說之禁黜”“批評與雜記”等總論,為研究者提供了諸多便利。

中華書局接受了孔另境的書稿,于1936年7月初版了《中國小說史料》,24開本,封面灰色,中間是大字書名,右上方為“孔另境編”字樣,左下方有“中華書局印行”字樣,三行字均為墨筆手書,直排。這本書拿在手中,能令讀者頓生大方、厚重、莊嚴之感。

鄭振鐸為該書作序。當時鄭振鐸已是知名學者、藏書家,在古代戲曲、小說、版畫方面的研究著述頗豐。作為“過來人”,鄭振鐸深知小說研究之甘苦。序言開篇寫道:“研究中國小說的方向,不外‘史’的探討與‘內容’的考索。但在開始研究的時候,必須先打定了一種基礎,那便是關于小說本身的種種版本的與故事的變遷。不明白這種版本的與故事的變遷,對于小說之‘史’的及內容的探討上是有多少的不方便與不正確的?!痹诹信e了幾個因版本、目錄不明而陷入研究歧途的事例后,鄭振鐸對比了當時的幾種中國小說研究著作:“蔣瑞藻氏的《小說考證》用力殊劬,而內容蕪雜。魯迅先生的《小說舊聞鈔》取材最為可靠,但所收的‘小說’不多?,F在孔另境先生的這部《中國小說史料》,是就魯迅先生的《小說舊聞鈔》而加以擴充的……在孫楷第先生的《中國通俗小說書目》之后,繼之以孔先生這類《中國小說史料》的出版,對于中國小說之版本的和故事的變遷的痕跡,我們已可以很明了的了?!?/p>

該書問世后,在學界引起了不小的反響,比如小說戲曲研究專家趙景深先生就曾認真地寫過這本書的書評:“本書采錄宋元明清各家筆記中有關小說的部分,同時也把蔣瑞藻的《小說考證》和《小說枝談》以及魯迅的《小說舊聞鈔》所采集的收進去。所以,只是為了研究中國通俗小說,這部《中國小說史料》實是最方便且比較完備的……孔輯的優點有三:一乃《紅樓夢》材料特多,二即烏程(湖州)三大小說家的材料多采光緒《烏程縣志》,為他書所未有……三即“三言”“二拍”與《繡榻野史》的增輯,為以前所未有?!壁w景深也談到了該書的缺點,如《老殘游記》《孽?;ā返刃≌f應收而未收。這篇書評后來收入1939年出版的趙景深著《小說戲曲新考》。

和《現代作家書簡》的命運相似,《中國小說史料》問世不久便遇到全面抗戰爆發,不得不在戰火中沉寂,直到1956年才有了再版的機會。

1956年,“百花齊放,百家爭鳴”這一發展科學、繁榮文學藝術事業的方針提出后,出版界人士又想起了《中國小說史料》這部著作,因為當時“想要獲得一些中國小說史料的人逐漸地多了起來,就常有人殷切地希望這部書能夠重版,恰巧孔另境先生也有此意”。

但是,彼時孔另境的處境卻略顯尷尬。

事情是這樣的:上海解放后,春明出版社方面邀請孔另境來社擔任經理,孔本不想去,但他的老同學施蟄存勸他答應下來,于是孔另境走馬上任。1956年實施公私合營,出版機構大改組,孔另境進入上海文化出版社擔任編輯部副主任。

剛到一家新單位,大概孔另境是無暇花大氣力修改舊著的。因為趙景深曾對這部書有過中肯的評論,他便請趙景深“找人來校訂增補”。于是,趙景深按照自己以前對《中國小說史料》一書的理解,請了兩位朋友章苔深和胡忌分頭整理。這兩位都是行家,章苔深校訂過《痛史》,胡忌是《宋金雜劇考》的著者,做整理工作可謂得心應手。

章苔深先生住南京,他到南京圖書館和南京大學去查書、借書,翻閱了170多種筆記,“凡是孔先生的原輯都盡可能找幾種版本來???,擇善而從……許多錯別字和標點是已經改正過來了……增補了《海角遺編》《希夷夢》……等考證”。

胡忌先生在上海,“做了排比工作,將原書次序大致按照時代重行排列……增補了一些條目,特別注重于最近中國小說史研究者的論文……專取考證部分,每每一篇長文縮成幾百字,好像做提要一樣。新近出版了有關《紅樓夢》的幾種詩文集,如《四松堂集》《春柳堂詩稿》《懋齋詩鈔》《綠煙瑣窗集》等,他也抄錄了好些首詩”。

趙景深先生以自己20年前對《中國小說史料》一書的批評為準則,將章、胡二人抄錄的材料“做了一番去取和整理的工作”后將書稿交給孔另境,孔托陸澹安、金性堯兩位先生再校閱一遍,稍作刪、并,“新書”告成。修改后的《中國小說史料》列了小說65部,引用的書籍、報刊250余種,摘錄資料約2000條。

1957年5月,古典文學出版社出版了修改后的新一版,為大32開本,白色封面,中間直排墨筆書名,右上方“孔另境輯錄”五個小字是印刷體,亦為直排。有關內容變動的情況,趙景深在1956年8月27日寫的一篇后記中有所交代。鄭序依舊,只是初版本中的落款“二十五年正月十四日”變成了“一九三六年一月十四日”。新一版第一次印刷1.5萬冊,可能是由于銷量不錯,1958年4月第二次印刷,印量2000冊,內容不變,封面上文字的位置、字體不變,只是封面改為淺灰色,近天頭處加了一條約二指寬的花卉圖案,近似磚刻或版畫的效果。

這個新一版的面世,有些“僥幸”。

1957年3月,孔另境代表上海出版界進京參加中央宣傳工作會議,返滬后不久“反右”運動開始,孔立刻坐了出版系統內部“擬打”的18位右派的頭把交椅。但不知什么原因,他最終被上海市委候補書記石西民和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白彥等保著過了關,沒有觸網,雖然一年后追加了一個“漏網大右派”的“荊冠”,畢竟不在“正冊”,出版“自由”還能享有。

由于古典文學出版社于1958年7月改組為中華書局上海編輯所,所以《中國小說史料》于1959年6月由中華書局再版。這一版的封面為淺灰色,中間有淡色橢圓團花圖案,居中直排印刷體的褐色書名。這一版本在1961年11月、1962年3月又印了兩次。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學術研究之風再起,“小說研究”成為不少學者的課題,于是《中國小說史料》又為學界所急需。1982年12月,上海古籍出版社利用1959年版的舊紙型,再印“新一版”,為小32開本。封面為極淡的絳色,滿花圖案,左側為書名,用的是古典文學版的手書,右上方有“孔另境編輯”黑色字樣,右下方有“上海古籍出版社”紅色字樣,這12個字均為印刷體。

《中國小說史料》是一本極有價值的書,不僅研究小說的人不可或缺,就是把小說當閑書看的讀者,找來翻翻,也是大有益處的。有人統計,以上版本總印量超過10萬冊。

(作者:計緯 來源:藏書報)

編輯:梁軼倫
    上一篇:城市文學:寫出城市的精氣神
    下一篇:沒有了
    數字報
    Top 国标麻将一共有多少张牌 彩票论坛福彩体彩全国最大 重庆麻将带幺鸡怎么打 陕西棋牌麻将 体育彩票每周开奖时间 2014甘肃快3走势图 手机捕鱼可换现金捕鱼 长沙麻将口诀解析 广西河池麻将1元群 金牛棋牌苹果下载 七位数怎么看有没有中奖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直选 王中王救世网 qq四川麻将 欢乐麻将胡牌详细教程 攒劲甘肃麻将有规律么 吉林快3走势图和平